归.舟

一腔孤勇和余生六十年都给你

你是渡口,我做你的归舟

© 归.舟

Powered by LOFTER

[言白]假如李泽言是个召唤师(下)

#ooc预警

#西幻设定,逻辑被我吃了!其中神明的名字借用一十四洲老师小说中的名字

#片段式灭文,文笔也被我吃了!

#这个系列有白白和李总两篇完全不同的文

#许墨和周棋洛出没,没有明确的cp倾向,有兄弟之间的照顾

#女主出没,以及牵扯到理论的东西随意看看就好qwq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啥

#设定如果不懂,可以私敲,我会强行解释的(你


前两章传送门:(上)(中)




(下)
1.

李泽言是欧皇。

如果白起认为不是,那他也可以不承认。

毕竟他表面上风风光光,实际上是个妻管严。



2.

光球吞没了李泽言的身躯,白起振翅,他感受到自己眼前雾气茫茫,泪水划过冷然的空气,甚至没察觉到自己已经运用了禁咒级的风系法术加持,他度过了成长期,成功进入化形。
娇小的翅膀流萤一般化作有力洁净的羽翼,身躯在飞行中开始幻化,修长的四肢覆盖着薄薄一层的肌肉,头顶的黑曜石化作点缀在干净耳垂上的耳钉,一头漂亮的栗色长发随风四散,先前的白色绒羽化作白色的长衫,一层层叠加在身上盖住诱人的胴体,最后一层则化作雪白的没有一丝杂色的羽绒披肩。

风在他的控制下完全变为了他的所有物,施展法术所需的咒语到了化形期之后直接可以略去。先建起一道防御的风墙,融入光球中护住李泽言,而后一个超攻击型的禁咒法术打出,风卷残云般向光明女神冲去,风刃泠冽,变成一把尖锐的长刀,光明女神毫无防备,她慌了,现在的她在这样的禁咒下不能保证全身而退。但是还没完,白起像是不要命一样将烈风拆分一部分变成沉重的锁链,紧紧锁住光明女神的臂膀和脚,让她退无可退只能硬着头结下这一招。

做完这一切,白起体内的魔力早就耗得七七八八,他乘风而立,向光明女神露出一个嗜血的微笑,像是睥睨天下的王。这样的禁咒之下,光明女神不死也伤,白起没有留下,他毫不留恋的转身进入光球。

这个光球除却没有那么高级别之外,与光系禁咒“普渡众生”有几分相像,加上审判法则之后就会变成一个牢笼一般,不断吸取其中之人的魔力,消融肉身,而且这个牢笼只能从内破解,这么可怖的法术当然也有缺陷,当被镇压之人比施法之人级别高的时候,这就能不费功夫的解开。

好在白起与李泽言之间有本命契约,共享灵魂,灵魂的强大使得肉体得以保全。只是先光球一步到来的审判法则在体内企图消磨他的意识。法则的力量只有法则才能对抗,可审判法则比风神所掌握的自由法则更具攻击性,只有黑暗女神的惩戒法则和阿德里西格的时间法则才能与之势均力敌,现在只能先解开“普渡众生”这个法术,白起将手抬起,代表风系的青色魔力流淌,凭空画出一个阵法,他将手推出,空中的阵收到外力作用而撞上光球的球壁。

白起跪着将李泽言护在怀里,他将翅膀张开形成护盾,就像一个巨大的茧那般将他们两人牢牢护住,减少魔力碰撞的残余力量冲击。

他低头看怀中的李泽言,那双漂亮的眼睛此刻紧紧阖着,眉头皱起,如同一团麻乱的线。冷峻的脸苍白极了,嘴唇发白,潺潺的血顺着嘴角流出。白起用手指将眉头轻轻拂开,擦去李泽言嘴角的血,蜜色眼里的心疼甚至欲要挣脱眼眶。

他拂了拂左耳的黑曜石耳钉,这是一个空间容器。

一晃手,一个水晶瓶子落在白起手上,里面装着鲜红的血液,掺杂了几丝金色。这是风神赠予白起的保命神血,可他放弃以后说不定能救自己一命的东西,拿来喂给李泽言。李泽言生来便触及到了时间法则,虽然没有窥及其中奥秘,但是借助神血中融合的自由法则可以摸到一些门道。

白起将神血倒入口中,血腥味弥漫在口腔中差点让他吐出来。他强忍着干呕,用拇指和食指将李泽言的下巴捏住头往上抬了抬,便附上了唇。舌尖伸入唇瓣开合之处,撬开牙关,口中的神血缓慢地随着舌头的动作渡入李泽言口中。未来得及渡过去的血,顺着白起的唇角向下滚落,滴在衣服上,白色的长衫被血染出一朵朵鲜红的花。

光球外的光明女神被禁锢的双手无法直接施展法术,她口中不断吟唱咒语招来身边的光明巨龙,借由它当下禁咒的攻击,尽管逃过一劫,却也身受重伤。无法,她费尽力气挣脱了风锁,将身上携带的刻着禁咒的卷轴拉开,下一瞬便消失在空间裂缝中。



3.

光球随着法阵的冲击慢慢消融,露出里面的人。

李泽言在失去光球的镇压之后身体恢复自愈能力。高级召唤师的法力恢复的快,只是因为审判法则的缘故,使得身体免不了虚弱一阵,而且因为体内的审判法则,如果不早日挣脱法则的控制,空有一身魔力却无法施展,像李泽言这样强势而自傲的人可能也会难受一阵。

“快点醒来吧李泽言。”白起的栗色长发有几根落在李泽言的脸上,他将头发挽到耳后,“你不醒来我就告诉别人你是体虚的老年人。”

按理说,已经脱离危险的李泽言应该很快就能清醒,白起感到困惑,他将李泽言的身体稍微再往上提了提,然后低下头去贴上他的额头。

白起的一丝精神力顺着皮肤相贴之处深入,李泽言的精神空间毫无防备地向他打开。然而精神空间已经开始活跃,却不见人转醒。白起开始担心是不是有什么别的内伤,他抬起头准备从空间容器中拿点药剂,却没注意到李泽言的手臂抬起,将他的头又按了下来。

嘴唇与嘴唇贴着,烟灰色的眼瞳半睁着,因为久闭而显得水润的眼睛里透出一点计谋得逞的狡黠,更多的是柔情。很难想象常年冰冷着一张脸的李泽言露出温情是什么样子,白起怔愣了一下,就是这一会儿,主导权便交到了李泽言手上。

李泽言合上眼,主动将嘴唇之间的距离缩短为零。白起的唇因为方才的怔愣而微张,他的舌头很轻易的就滑入其中。他勾了勾白起的舌,反应过来的白起瞬间不甘示弱地回敬了一下。李泽言用牙轻轻地摩挲着白起的下唇,用舌尖舔舐让它泛起氤氲水光。

白起睁着眼,看他长睫如蛾,微微颤抖,看他高挺的鼻梁,视线往下,目光触及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如雕刻的最精细的大理石雕像。

李泽言的手顺着白起的脊背屈伸向下,流连在腰窝处。

白起反应过来,抓住他的手。

“李泽言,行了啊!”

自制力向来出色的召唤师收回手,却在中途换了路径抚上了白起的长发。如他未化形前的羽毛一样顺滑,李泽言将冰凉的发丝握在手中继而放在唇边轻轻吻了吻。

“我可是救了你一命,你打算怎么报答我?”李泽言在白起的怀里调整了一下姿势,他抬起头,依旧苍白的唇却吐露出商议条件的话。

“……那我不是已经和你签了灵魂契约了吗?一个元素使者为你保驾护航足够有面子了吧?”白起忿忿不平。

“我觉得不够。”

“……那你想怎样?”

李泽言顿了顿,“我听说有个大陆,其中有个国家对救命恩人的回报我甚为赞同。”

白起的眼睛直直看着他,“什么回报?”

李泽言的唇角不着痕迹地勾了勾。


“以身相许可好?”

“……你想得美!!”

李泽言的眼睛恰好在细细打量着他的本命召唤兽,自然也没放过他可爱的小山雀红的发烫的耳根。




4.

光明女神走了,风雪便停了下来。

他们是在锐金之谷的入口处碰见失散的许墨和周棋洛的。

李泽言除了用不了魔力身体已经恢复过来了,毕竟白起抢救及时,并没有伤害到身体的根本。

许墨递上他们从锐金之谷搜刮而来的炼材,想来因为光明女神的威压,金属性的魔兽都销声匿迹安静如鸡,虽然苦了李泽言和白起,却正好方便了许墨和周棋洛寻找炼材。

李泽言和许墨三言两语简单地说了说锐金之谷里发生的事,以及现在自己的身体状况。光明女神公然出来伤人,而且谋划的又是对大陆有害的事,这已经不是白起和李泽言两个人的事了。许墨和周棋洛都是世家子弟,并且地位不低,让他们转告家中长辈才能更好地做出应对。

虽然李泽言是对着许墨和周棋洛说的,许墨有没有在听他不知道,但是周棋洛明显没听,因为他对白起有着浓厚的兴趣,像只小奶狗一样围着他转圈。

“诶!这就是元素使者吗!!天呐活的元素使者!你是不是已经活了好久好久了!”

“白起你好好看哦!我还没见过琥珀色的眼睛呢!我能摸一下你的头发吗?”

“白起白起,你是怎么化形的!能让我看看吗?”

“原来你头上的黑色石头是耳钉吗!好好看啊,想要同款!”

白起被周棋洛的问题砸的晕乎乎的,他在烈风之谷中是没有日月变化的,所以不曾知晓自己到底活了多久,因为每天都在不断地冥想,早日继承风神的衣钵。

这一辈就白起一个,他没有兄弟姐妹,更不知道怎么应付比他小的周棋洛。他向李泽言抛出一个求救的眼神,示意他帮忙,而救助者却好整以暇看他手忙脚乱的样子。白起没想到冰冷的李泽言还有这样坏心眼的时候,他突然有点后悔和李泽言签订契约了。

最后还是许墨出手将缠着白起的周棋洛拦住了。

白起跟许墨道了声谢,然后在心中暗暗计划今晚一定要让李泽言吃点苦头,灵魂契约还里有点李泽言不知道的小妙用他才不会告诉召唤师。

李泽言在锐金之谷便与许墨和周棋洛道别,他得先赶回家报告一下情况,然后得去解决一下体内的审判法则。

只有在阿德里西格的遗留之迹才能找寻答案。

极北之地,占星塔。



5.

李泽言赶回家告知长辈们之后,便带着白起踏上去往占星塔的旅程,因为魔力被封印的缘故,族里派了两名高级魔法师跟着他,并且不惜赠了两幅禁咒级卷轴。

极北之地并不完全在北边,而在西北,其中寒冰之谷是必经之地。占星塔位于寒冰之谷的深处,传说穿过占星塔就能来到冰之使者居住的地方。只是现如今,光明女神夺取了寒冰之神继承人的能力,想来这趟旅程还是凶多吉少的。

当然李泽言并不认为自己会有来无回,他这么多年都在与天赌斗,不还是召唤出了元素使者?当然如果忽略本人嘴角的伤和淤青的眼角,这话真实性还是挺高的。

白起还是化作小山雀一头扎进李泽言怀里,舒舒服服地抓住衣襟,汲取他的温度。此时白起闭着眼冥想,他觉得自从度过化形期以后,实力便飞速上涨。之前风神留下的传承已经学去大半,剩下的虽然还没能顺利掌握,但也有自己的想法并且能在精神空间里演练。

他可不愿意再一次看到李泽言丢下自己去承受攻击。

一路上少言无话。

直到来到寒冰之谷不远处的城市,莫特里尔。


6.

棕发棕眼的女孩被推倒在地上,她的双手撑在身侧,只穿着单薄的魔法袍,手已经被冻得通红。她抬眼看向推倒她的人,眼里雾蒙蒙的,泪珠在不住地打转。

“你们再不交房租就离开这里!”推倒女孩的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显然一副讨债的样子,“占星师不是很有钱的吗?

“放开她,她欠你们多少钱,我帮她付了。”一道冰冷低沉的声音插进来,映入眼帘的是黑发灰眸的青年。

李泽言并不是多管闲事的人,本想像寻常过路人一样走过,却听到了几个关键词,“占星师”。要知道,大陆上最稀少的不是召唤师,而是占星师,他们一代一代都生活在占星塔中。照例而言召唤师都能通晓一定的占星术,但塔内的占星师,不但有着占星师的身份还是个优秀的召唤师,他们所掌握的占星术是一代代流传下来的,除非特殊情况,否则不会外传。而现在这个女孩,居然是占星师,李泽言觉得事情不简单,便出手相救。

当然如果白起没有在旁边催促他快点帮忙的话他还是很乐意的。

女孩被白起拉了起来,“你没事吧?”

“没事,谢谢你们帮我,我叫悠然。”女孩收回手,朝白起露齿一笑表示感谢,“我不知道怎么答谢你们,不过我看你们应该有什么事。”

她顿了顿,复又出声,“而且还和占星塔有关。”

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李泽言盯着她,仿佛在审视什么,“你是占星师?你一个人来这里做什么?”

“我不是一个人,占星塔的人都在莫特里尔。”悠然说道,“寒冰之谷失控了,我们被魔兽攻击,其中还有会精神攻击的冰灵鸟,等我们回过神来,就已经到了莫特里尔外围。我们尝试过回去,可是有兽潮。”

李泽言没想到还会发生这种事,事实证明他对危险的感知敏锐极了,但占星塔他必须得去,“带我去见你的族人。”

悠然并不惊讶,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因为占星术告诉她,会有贵人上门。



7.

李泽言与占星塔的占星师们见了一面,占星术已经告诉占星师们来者的目的。

银色长发银色眸子的领袖先生莫兰同意他们前往占星塔,并愿意为他们护航,悠然也自告奋勇成为一行人中的一个。

莫兰施展了一个大预言术,撑起一个浮空的防护罩来保护众人,随行的六个人被包裹在里面。这是非常耗费魔力的方式,虽然它很快。

预言术是阿德里西格给魔法世界留下的瑰宝,预言术不是预言,而是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出言皆会化作真实。

李泽言觉得这个莫兰先生比外表看起来更为深不可测。

穿过兽潮的时候,那些身躯庞大的魔兽居然丝毫不理会他们,但是在防护罩上炸裂开的攻击法术和魔兽们跑动时震天撼地的声音还是令人胆寒。

“我在等你。”莫兰开口,朝想问些什么的李泽言说,悠长而磁性的声音,竟有一丝时间扑朔迷离的瑰丽,“族人在莫特里尔要比占星塔安全。”

银色的眸子暗藏着时间的悠远,世事沧桑,让人不敢与之对视,他看向李泽言,“况且你已经知道了许多东西,和我推演的一样,包括你的召唤兽。”

戛然而止,莫兰的目光转移到白起身上,眼睛里带了点戏谑和难以察觉的怀念,“或者说,灵魂伴侣更为准确?”

李泽言不置可否,而白起腾地脸红烧至耳根,“您那说笑了。“

“莫兰先生有何打算?”

“占星术对于扑朔迷离的事是不起作用的,这场战争更是如此。”莫兰停了下来,对李泽言微微笑了笑,不再说话。

悠然和白起则继续小声交流,当然更多的是悠然单方面调侃白起。

李泽言见莫兰不愿相告,便来到白起身边。他圈住白起的腰,将下巴搁在他颈窝,听悠然和白起毫无营养的对话。

白起在反抗无效之后也就随李泽言搂着,他不知道召唤师还能有骑士的力量。

一夜飞行。


8.

占星塔的外围有阿德里西格留下的巨型防护阵,类似于身份验证,只有占星师们才能解开。魔兽的攻击打在防护阵上如同石子投入大海,未能激起一点波澜。

占星塔并不如何巍峨,而是隽永秀丽,柔和如星光。

莫兰把一行人带入占星塔的会客厅,他将随行来保护李泽言和白起的高级魔法师安置在了最外围的会客厅,悠然则带着白起在占星塔内游览。

“你跟我来。”莫兰虽然外表看上去只是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但那双淡银色的瞳孔却如一个慈祥老人的眼睛,看过时间长河中流淌的一切。确实,没有人知道占星塔的主人如今已经度过多少年岁了,只是黑暗时代过后,占星塔建立之初,他便一直等候在这了。

李泽言跟上了他,莫兰的银色长发飘飘渺渺,像是随时都会被风吹散,碎成沙漏里的细沙。

步伐停在一扇深褐色镶嵌银边的双扇门。

“进来吧。”

随着话音落下,沉重的大门自行打开,发出沉闷而低哑的声音,像是欢迎等候了近千年的开门人。

房间里被堆满了,没有窗户却不显得昏暗,因为天穹上挂着一条绵长的星河,足够看清房间的全貌。

房间的四壁嵌满红棕色的檀木架,还有大大小小的木质柜,镶着透明玻璃。这些架子和柜子,在稍微靠近门的地方放着各式各样的钟,往远去则是结构不同的沙漏。时钟不知疲惫的走动,而沙漏里的细沙则以不同速度流动着。“滴答”声和“沙沙”声盖过了一切凡尘的喧闹。

“我称它为时间之门,这是命运的声音。”莫兰的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沙漏,他将沙漏倒转而下,放到大门的凹陷处,当细沙翻过来向下流淌时,屋内的时钟也好沙漏也好,稍微停滞了一下,沙漏和时钟开始缓慢的调整,不久一切恢复如初。

“要知道,时间是流淌着的,这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莫兰的声音变得悠远,“但时间和时间有着细微的联系,一段时间影响下一段时间,这些细微的影响加在一起,力量是难以估量的。”

“但是这些影响最多也只会让他们停滞一会儿,经过一阵繁忙的混乱,它们还是会回到相应的时间,我想,阿德里西格掌握的,便是那一瞬的力量吧。”

李泽言闭上眼睛,精神力伸展开来,他在每个时钟和沙漏上都留下了一丝精神力,他通过冥想,开始与之建立联系。莫兰的话点破了时间之门蕴含的奥秘,他陷入沉思,希望抓住这一瞬的明悟。

“看来,你已经懂了。”莫兰含笑的眸子透出一丝赞赏。


9.

带着白起在塔内浏览的悠然在通往禁区的楼梯上停下了,“白起,这里你就不能继续往上了。”悠然回头望向正看着四下里雕刻着画的墙壁的白起,笑着说道。

专心于研究壁画的白起没怎么仔细听,他模糊地应了几声,“我能在这里看壁画吗?”

“当然可以,那你在这里等我吧!”悠然弯了弯眼角,“我上去检查一下。”

女孩得到白起的回答,便迈着翩翩步伐旋转而上。

这壁画很熟悉,这是白起的第一个念头,和风神殿内的壁画是同一个风格,可能出自同一人之手,甚至可能是同一个故事,可惜风神殿的壁画不如这里的完整。

白起当然知道阿德里西格与风神的关系,本命契约里还有更高的可能性,只是他的老师从未出现过,神自有神的去处。可他的老师借由精神力讲述那段过往时,声音中总有点与他不符的悲伤。

“如果,如果我们曾经能达到更高的可能性,阿德里西格就不会……”狄利克雷的声音戛然而止,白起也不深究,他不希望老师这么伤心。

本命契约的升级,是阿德里西格创造的,白起觉得找出升级本命契约的方法说不定能为李泽言消除更多的麻烦。

“轰隆隆”,楼上传来的巨响让白起从壁画中脱离出来,悠然还在上面,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危险,此时他顾不上占星塔的禁区,操着风以最快速度循声而去。

在时间之门沉思的莫兰突然睁开眼睛,银色的眼睛没有先前的柔和,而是迸射出摄人的光,“来了吗?”

他在浸淫于时间奥秘的李泽言身侧留下一道大预言术之后,破开空间裂缝,甚至比白起更快到达禁区。

占星塔的禁区实际上是个硕大的房间,里面仅仅只放了七颗不同的宝石,分别通往七个不同的地方。其中的托帕石就是光明神殿的通道,此时金黄色的托帕石正发着淡淡的光,悠然却已经不见踪迹。
白起上来正巧碰见莫兰踏空而落,“莫兰先生!”

“白起,这里交给我,你下去守着李泽言!”莫兰周身弥漫着淡银色的氤氲雾气,“本命契约的更高存在,是灵肉合一,白起,既然你和李泽言早已心意相通,便不要像我一样。”

他回眸一笑,淡银色的雾气此时往托帕石灌去,“希望我能等到你们两个前来寻我。”托帕石变的耀眼,光门打开,刺眼的白光让白起不得不闭上眼睛,当他睁开眼睛时,莫兰已经不见了。


10.

白起守在李泽言身边已有两天,他感觉得到,李泽言的实力在不断提升,已经攀升至大召唤师的级别,而且速度并没有慢下来。

随着李泽言的晋升,白起已经突破禁锢踏入圣级水平,但李泽言身上的气息反而更加玄妙,竟让白起觉得李泽言和他的老师散发出相差无几的威压。

“喂,李泽言,我告诉你,你再不快点我就自己一个人去救他们了。”白起戳了戳李泽言的脸颊,“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这显然是光明女神搞的鬼,如果莫兰没撑住,光明神殿来到占星塔的通道早就打开了。

“幼稚。”李泽言缓缓睁开眼,本应是烟灰色的瞳孔此时萦绕着淡银色的光,“你去说不定只会是累赘。”

“……李泽言你不要一醒来就怼我好吧?”白起板着脸佯装生气,这时他想到莫兰说的话,不禁放软了声音,眼帘低垂,耳根也泛起粉嫩的颜色,“亏,亏我喜欢你。”

李泽言的瞳孔缩了缩,眉眼间染上他也不曾察觉的柔软,虽然口中吐露的话语还是很恶劣,“嗯?你没吃饭吗,说了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傻子!”白起抬眼狠狠剜了一下李泽言,他起身往门的方向走去,“李大傻子!醒了就快走!”

当然李泽言不会这样轻易就放走白起,他快步跟上,从后面紧紧圈住负气的人,“我也喜欢你。”手开始不安分的在白起身上游走,声音清浅,落在白起的耳边,还带着一声令人燥热的低笑,“所以我们应该升级一下契约了。”

“喂,等等,你在摸哪里?”

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所以我跳车了w


11.

“你说莫兰先生其实就是阿德里西格本人?”白起感到不可思议。

“时间法则告诉我的。虽然我没有完全掌握,可是我已经摸清脉络,剩下的便是境界的提升。”李泽言缓缓说道,此时两人正在尝试开启通道。

“那为什么莫兰先生还留在魔法世界,他应该踏入神殿了啊?”白起问道。

“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李泽言嗤笑一声,毫不留情的说道。

“……其实你也不知道吧。”

“是又如何,比起这个,开启通道才是更重要的事。”李泽言将手按在托帕石上,“剩下的你自己去问他,你也不希望去到那儿只看见光明女神吧。”

李泽言烟灰色的魔力此时正一寸寸变成银色,然后隐没于托帕石之中,果然要变成时间魔力才能操控,怎么说这也是阿德里西格的东西。

“白起,把魔力输给我。”

托帕石在两人的合力之下变的耀眼,光门再一次打开,下一瞬他们便来到了光明神殿。
只是神殿里一片狼藉。

莫兰,或者是阿德里西格,此时捂着胸口,嘴角挂着一丝血迹,仔细一看还能看见淡淡银光。

“阿德里西格先生!”白起快步上前扶住他,“您没事吧?”

阿德里西格回头看了看跟在后面的李泽言,嘴角无力地勾了勾,“我没事,看来你已经成功了,小家伙。”

“不算彻底的成功,比起您来还不算什么。”李泽言从空间里拿出本应放在时间之门上的时间沙漏递给他,“我应该没拿错,您好好休息,毕竟,主要的力量还是您。”说到这里李泽言顿了顿,望向白起。

“当然,还有狄利克雷前辈。”

“又是你们两个,这么着急的来送死?”方才阿德里西格与光明女神魔法碰撞形成的烟雾慢慢散开,露出一个人影。

“悠然!?”



12.

白起看着前几天还温声细语,笑容甜美的女孩,此刻竟朝他们露出嗜杀的笑容,眼里的轻蔑几乎化作实体。

“你说那个软弱的灵魂?我早已将她封印了!没想到我用光明神力孕育的肉身居然会自发形成灵魂,不过这副身体现在已经是我的了。”光明女神笑着说道。

她抬手,左手一推一道水柱自天而降,化作巨龙,而右手手上漂浮着一只小巧的火灵鸟。

白起睁大眼睛,脸上写满了惊愕,短短时间内,光明女神居然夺取了水神和火神继承人的能力。这样大肆夺取神衹继承人的能力,却因为神不能随便通向魔法世界而让光明女神得以完成她的掠夺计划。

“白起,你后退,让风神降临的事,只有你和阿德里西格先生合力才能做到。”李泽言的声音在精神空间内响起,他快速地告知白起,“记住,要快!”

李泽言跟白起交代的同时也没有闲着,他凭空画出一个大型召唤阵却不是召唤魔兽,而是形成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切断时间,哪怕只有一瞬,空间裂缝巨大的吸力将魔力化作的水龙和火灵鸟都收入其中,严丝合缝,看不见一点踪迹。

白起虽然担心李泽言,但是他知道只凭他们两个是不够的。他照李泽言所说,运转魔力,待到合适的时刻划破自己的手指。因为灵肉合一,他们已经是更为高级的契约者,此时他们互为半身,白起身体里流淌着有李泽言的血。

这一点血,就是让狄利克雷降临的联系。

阿德里西格在黑暗时期最后以一人之躯,破开时间法则,将大陆从光明女神与黑暗女神同归于尽的余波之下护住,却因此过渡操控时间而被时间抛弃,无法再此操控时间,他肉身已经成神,但是没有法则的力量,就无法踏入神殿。

若那时他能开口与狄利克雷说出自己的喜爱之情,若他们能在一起,狄利克雷与他互为半身,他们可以通过鲜血交换重新获得时间法则。但是,没有如果。

蕴藏了一丝时间法则的血,加上阿德里西格对时间法则细致入微的理解和本身与狄利克雷的本命契约,以及白起风之使者特有的召唤方法,是这种情况下最有把握的方法了。

前方的李泽言正拼死抵抗着来自光明女神的审判法则,还得解决魔力凝结而成的各种纯能量体魔兽,他本就没能参悟透时间法则,此时不过是硬扛,鲜血不断从嘴角溢出,手上腿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

白起已经为他承受了一部分攻击,此时专注于召唤的他无法迅速凝结魔力抵挡转移到他身上的攻击,忍不住吐出一口血,却阴差阳错落在了阵上加了一把火力。

久等而来的飓风刮过,帮李泽言抗住了最猛烈的攻击。

棕色的长发随风四散,一个人踏着云从飓风中走出。

风神降临。



13.

“没想到,竟然还能见到你,狄利克雷。”光明女神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惊慌。

“艾斯修蕾莎,这么多年,你的野心还是没有放下。”狄利克雷的棕色眸子没有往常的开朗,阴郁地像望不到底的深潭。

“虽然你有神级的力量,可是,我掌握了四种力量,不见得会比你差。”话音刚落,四道影子便抽身向前,狄利克雷先是将风化作防护罩,护住身后的人,再借自由法则将攻击原封不动地奉还。

在自由法则之内,能控制能力范围内的力量。

阿德里西格带着眷恋和自豪的目光一瞬都不曾离开狄利克雷,这一幕自然没有逃过光明女神的眼睛。

“看来你还是那样厉害,不过,”光明女神话音停下,显然并没有因为攻击被轻易化解而动摇,她一晃手,一把金色的绚丽长枪出现在手里,“你会和这个世界一样,很快就臣服于我。”

白起的瞳孔缩了缩,“朗基努斯之枪,怎么会?”他瞬间明白过来,“难道金元素实际上就是光元素?”

“金元素的魔法师攻击力极强,和光元素并不相像,可能是光元素分化而来。”阿德里西格的声音沉了下来,五种力量,虽然金元素还没有特定的法则,可是五种力量四种法则,足以弥补光明女神在境界上的欠缺,正因为光,暗和时间一样包容万象,才能掠夺别的力量和法则。

“老师有危险,不行,我要去帮他。”白起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他欲要脱离保护罩却被李泽言和阿德里西格拦下,“你别去。”

“为什么!”他指着外面,朗基努斯之枪破开了风的防御,每一下都在狄利克雷身上留下血痕,“难道你们要眼睁睁看着老师送死?”

要知道,修炼到神级,便很难被凡器所伤,可是朗基努斯之枪,是矮人族耗费众多能工巧匠锻造而成送给光明女神的神器。

矮人族并没有想到那时善良的光明女神为了自己的野心而变成这副模样。

正是当初第一个摸到神级边缘的光明女神察觉到寿命的终点,才开始一场漫长的计划,才有了黑暗时代。

“不得不承认光明女神她心计之深,既然金元素是光元素的分支,金魔法师恐怕也像当年的光魔法师一样被迫献祭,甚至不惜留一丝残魂在悠然身体里,将她带至此,拥有肉身之后直接升至圣级,又在短短几个月之内夺取了水火两种能力。”阿德里西格叹了一声,却并没有慌张。

“但是我们也有后招。”李泽言嘴角微微上扬,阿德里西格显然也知道,占星师虽然无法看破扑朔迷离的事,但他能感受到事情的走向已经不同了。

“看来很及时,你来了。”阿德里西格笑了,“卡塔纳菲亚。”



14.

光明女神的事件已经过去有数月有余。

风神将临只是为了抵挡艾斯修蕾莎一段时间。

在最后出现的黑暗女神卡塔纳菲亚才是最终的杀招,她用惩戒法则紧紧锁住光明女神,将残魂从悠然体内扯出,风神和李泽言合力用法则的力量将她消融,光元素失去禁锢,从卡拉威尔的女神像中向外四散,自黑暗时代以后消失的光元素重新出现,充盈在天地之间。

而审判法则在卡塔纳菲亚的提醒下化作纯净的法则之力,交予阿德里西格,使他重新获得法则的力量。

虽然她们俩是姐妹,艾斯修蕾莎却重伤了卡塔纳菲亚的伴侣,无系元素的创造者——精灵王卡利卡亚,没有法则力量抵挡的精灵王堪堪撑过黑暗时代。

要说卡塔纳菲亚怎么降临的,那便是许墨的帮助,毕竟他是接受卡利卡亚传承的无系魔法师。

那天他听完李泽言的话之后,便将漆黑的鸦羽拿出来给他看过,以此证明自己能帮他。李泽言在占星塔参透时间法则时其实知道外界发生的一切,便通过契约告诉独角兽,让它通知许墨。

因为金系魔法师出现比无系魔法师早,所以卡利卡亚知晓金元素是光元素的分支,就像无元素是暗元素的分支一样。牵扯到周棋洛的事,许墨肯定不会懈怠,两家关系好,自然快速赶来。

暗元素自黑暗女神降临后变重回魔法世界,这场从黑暗时代延续至今战斗终于落下帷幕。

狄利克雷与阿德里西格一同去了神殿,卡塔纳菲亚也不知所踪。

魔法世界重新交回平凡人的手里。


15.

李泽言和白起依旧没有停下旅行的步伐,毕竟他们现在都在为掌握法则力量,成为下一任神衹做准备。

三年光景匆匆而过。

李泽言问过白起为什么会喜欢他。

“因为你蠢!”白起懒洋洋丢下一句话,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哪怕他喜欢冷着脸,喜欢怼他,喜欢像老妈子一样千叮万嘱,他也喜欢李泽言。

或许李泽言挡在他身前为他扛下攻击的时候,就喜欢他了吧。从小到大,实力出众的他都是在前面冲锋陷阵的那一个,而李泽言是第一个不抱任何目的,只是因为自己面对危险需要保护而挡在自己身前的人。

白起勇敢了这么多年,第一次体会到了被保护的充实和温暖。



16.

李泽言是个欧皇。

但白起认为他欧不欧都无所谓。

因为他待在李泽言身边有种难以言喻的安心。

一直不知疲倦的小山雀,终于找到了能够停留的地方。

吾心安处是吾乡。



                                                                                                                                               End.


总算完结了!!希望大家还喜欢欧皇李总和小山雀白白qwq,西幻设定一直都觉得很赞!!特别棒,魔法什么的很适合高贵的李总qwq

本来还有想过白起的系列,但是因为要写新的文所以就把它当作番外看看哪天能码了,顺便还有一辆羽毛车也一起承诺qwq

全文加一起应该快两万,我也没想过会写成这么长(捂脸)

其实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写成长篇的qwq可惜我懒

很爱少年李李和白白,可惜这篇没什么少年感qwq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嘿嘿嘿我很快就会重新出现的!



评论(10)
热度(167)
2018-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