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舟

一腔孤勇和余生六十年都给你

你是渡口,我做你的归舟

© 归.舟

Powered by LOFTER

[言白]假如李泽言是个召唤师(中)

#ooc预警

#西幻设定,逻辑被我吃了!其中神明的名字借用一十四洲老师小说中的名字

#片段式灭文,文笔也被我吃了!

#这个系列有白白和李总两篇完全不同的文

#许墨和周棋洛出没,没有明确的cp倾向,有兄弟之间的照顾

前篇传送门:(上)



1.

李泽言是欧皇。

哪怕他上一秒不是。



2.

雪白雪白的小团子在剧烈的天地变化中艰难地扑腾着翅膀飞向李泽言。在李泽言无法相信自己突如其来的非酋命运而发愣的时候,将毛茸茸的小脑袋靠上他的脑袋。

这是结契的一个小小仪式,由双方共同开放精神空间之后再用魔力将自己的灵魂印记拓印在另一方的精神空间中。一般情况下,本命兽结契都是选择与自己精神力契合的魔兽,这样在最大程度上能结契成功,并且能发挥出更高的战斗力。

召唤师在念咒结束后会有一个短暂的虚弱期,精神空间比以往更加容易打开,而被召唤过来的魔兽也在这一段时间中无意识的开放自己的精神空间,这段时期大多是让召唤师与召唤兽相互试探的时期,如果看对眼,大家就结契,如果不对眼,那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所以当李泽言从怔愣中恢复过来准备将小山雀送回家的时候,感受到自己脑门上的柔软和温热,继而发现自己的精神空间中多了一个羽毛的印记,他眉头一皱,觉得大事不妙。

从内视状态切换出来,不出意外的看到眼前放大了几倍的小山雀。

李泽言一把将不知好歹强行结契的小山雀抓住,他现在有些想人道毁灭这个小东西。

但是掌心内透过皮肤传递而来的鲜活的生命,这个小家伙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小小的喙在他的拇指上轻轻地,讨好地啄着。李泽言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还有隐藏的绒毛控这个属性。

李.嘴硬心软.泽言在心里叹了口气,再不济就随身携带呗,一只小山雀他都保护不好,就不是李泽言了。

这样想着的同时,他运转精神力探入这只小山雀在他精神空间留下的,能共享记忆,在条件允许之下还能够沟通的灵魂印记。

好嘛,李泽言突然觉得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3.

剧烈的天地变化持续了好一会儿,当族人们准备迎接他们的公子的时候,发现召唤阵中空无一人。

嗯,我们的主角施了个小小的隐身术溜走了。

这期间他收到了许多称得上震惊的信息,饶是聪慧如他也不能在此时说一句大惊小怪。

小山雀,从李泽言接受的信息中我们可以得知,这个可爱的小团子有一个好听的名字,他叫白起。

是的,他。

李泽言还是那个冠绝天下的欧皇,他召唤出的这只小山雀,正是可以化作人形的风之使者。

可惜白起现在处于成长期,风之使者在成长期都会化作一种鸟类。风之使者是分等级的,而作为风神狄利克雷的嫡系子孙,白起的化身便是看起来毫无攻击性的银喉长尾山雀。

(李泽言:真不知道为什么所谓皇室血统居然是这样一个团子,难不成是将手下的大臣都萌死了才成为皇室的?)

在成长期越没有攻击性,化形之后便越强大。但是成长期的所持续的时间则视个人情况而言,短的只有十天半个月,长的可以一直持续上百年。

本来白起可以安全的度过他的成长期,作为这一辈的佼佼者,并且被风神所青睐,有可能成为下一任风神的他,理应会在家族的保护下茁壮成长。

但是,当他在外历练经过光之女神艾斯修蕾莎的殿堂时,毫无预兆地提前进入了成长期,变成了一只小山雀,甚至遭遇殿堂中守卫雕像的攻击。要不是李泽言的召唤阵将他召唤过来,他就要英年早逝了,迫不得已之下只能与眼前救了他一命的少年签订本命契约。

风之使者是所有元素使者中最自由,最无迹可寻的,能让他们甘愿放弃自由签订本命契约,那是花光一辈子的好运都不一定能换来的。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李泽言敏感地从这场突如其来的攻击中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4.

李泽言只把这些信息中有关白起的部分告诉了老师,原因无他,这样一场大的阴谋,不论真假都能循迹得出是光之女神艾斯修蕾莎在背后策划。在没得到确切的证据的情况下,李泽言是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的,况且,如果是真的,他的对手便是一位神灵,一位在全大陆都享有盛名的神灵。

李泽言从老师那儿回来的路上就一直紧皱着眉头,北部的夏日少雨,干燥,空气如同静止一般,让人喘不过气。

光之女神不惜杀害一位神灵继承人,到底所为何事?不知道这个计划是否已经延续多年,从现在看来,其他元素使者都没有出现,也不知道这个是针对神灵继承人,还是光之女神与风神的历史仇恨。更无从得知的是,这场阴谋到底在什么时候布下,打算何时收网,以他现在的进境速度,能否有一拼之力。但是不管怎样,白起的敌人便是自己的敌人,现在的白起需要自己的保护,无论他的记忆是否做了假,他都相信他。

站在李泽言肩头昏昏欲睡的白起耷拉着小脑袋,忽然感应到李泽言心情不佳,甚至可以说一团糟。他扑腾着翅膀飞到他面前,用小小的爪子戳了戳李泽言的眉心,翅尖幻化出一阵风拂过他的眉头,“你别想太多了,反正这种事只能看一步算一步。”

李泽言听到一个清亮爽朗的声音,就像盛夏时节在树荫下喝的橘子汽水。他的眉头不自觉地舒展开来,“白起?”

“嗯!别担心,我不会离开你的。”小山雀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软糯的鸣叫,他眨巴眨巴眼睛,头顶上的黑曜石晕染出一层光雾,随即而来的便是一阵凉爽的风,穿堂而过,也吹进李泽言的心里。

天上的云卷云舒,继而是一场小雨,打湿了屋舍,也打湿了李泽言的心。

他想,能和这只可爱的小山雀结契真是太好了。



5.

李泽言觉得自己居然会认为“能和这个小东西结契太好了”一定是脑子不清醒。

当白起第十八次在自己画召唤阵时因为睡着砸下来打断他的思绪之后,他终于忍无可忍。

“为什么你不能睡到床上去?”李泽言黑着脸,就这白起的小爪子把它从桌子上提起来,自认为很凶的李泽言在看到睡眼朦胧的小山雀时不自觉放柔了语气,“我的肩膀难道比床更舒服?再说你这样睡,砸下来不疼吗?”

李泽言表示他绝对不是在担心这个恼人的小家伙。

“明明是你说我不要离开你的,难道你现在反悔了?”白起挣脱李泽言的魔爪,自认为很凶的站在桌子上。

好的,白起选手成功往李泽言选手的心上开了一枪,白起选手胜。

“你……你不要偷换概念!”李泽言红着脸佯装生气。

“好啦,那我睡桌子上好不好?”白起用爪子踩了踩桌子,歪着头问。

“算了,你睡我肩膀吧,既然你舍不得离开。”李泽言恢复面无表情,只是眼角微微弯着,很难察觉而已。

白起在心里笑,忍不住想这个家伙真是口是心非。

虽然日常吵吵闹闹,但一人一兽的感情就在这样互怼中不断加深。

到底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全身心的信任总会让人沉沦深陷。



6.

李泽言并没有在家里呆上多久,学习领悟得来的进阶永远不如历练之后的进阶来的扎实。

在学完高级召唤师所需要的召唤阵以后,就背着行李,拉上在这儿蹭吃蹭喝许久的许墨和周棋洛离开家。

离开的那天正好下雪了。

清晨干净的气息夹杂着雪花泠冽的气息,漫天飘零的白色团子一点一点地落在地上,树枝上一团团的雪不均匀的分散着,白起欢快地迎着雪腾空而起,在风之使者所居住的南方没有见过雪,自然贪恋冰凉而美丽的事物,他和雪景几乎融为一体,有时候又在平整的积雪上打滚,留下一道道浅浅的痕迹。

这时李泽言在想,若是化作人形的白起是怎样的明艳动人,或许他有一头漂亮干净的银色长发,又或许是清爽的栗色短发,但是那双宝石一样靓丽,琥珀一样澄澈的焦糖色眼睛一定是最好看的。

许墨和周棋洛也没见过雪,冰系魔法师施展的降雪术并没有大自然的这般震撼。他们就静静的这样看着雪,仿佛天地之间的声音都悄悄的流进积雪中的缝隙储存起来,待到明年开春时再随着气温融化开来。

直到白起抖着翅膀砸进李泽言怀里,雪沾染的羽毛被体温融化,全都被打湿了,李泽言又黑着脸训斥了一顿白起,手上却拿起毛巾轻柔细致地将水擦尽。

天色尚早,李泽言不由分说地将白起放进自己胸前的衣襟里,驾着独角兽与族人道别。

这次他们要去的地方是位于戒律之城东南的锐金之谷。



7.

路途不算遥远,但大雪接连不断的下了好几天,致使前往锐金之谷入口的路被积雪覆盖难以前行,要是飞行则需抵御锐利的金属气息和狂暴的降雪。

锐金之谷附近的朗基努斯城暂且作为众人的歇脚地。城里请了几位高级火系魔法师来清理积雪。但李泽言心中惶恐不安,出发那天起到第二天为止的连绵的雪,是自然降雪,但这几天的降雪显得如此的不正常,就仿佛,有什么人在无形中控制着这场降雪。同行的三人中都不曾在北部生活,而李泽言是在这儿生活长大的,眼看窗外的积雪已经有五六岁孩子这么高了,照例而言,在比戒律之城稍南的锐金之谷不应该下这样一场大雪。

或许需要推演一番,李泽言想,当然如果没有那几个聒噪的人在身边的话。

彼时的周棋洛抓着白起胡乱的揉弄,白起刚梳理好的羽毛顿时变得一团糟,他生气的施了一点风系法术,却不料被许墨了无声息的消掩,而周棋洛在躲藏的途中碰倒了茶杯,铁器与木地板的碰撞发出沉闷的声音。

“啊,好想研究一下你啊,这可是上千年来第一只出现在人们眼前的元素使者。”许墨拿着毛巾缓缓地擦着小刀,温柔的声音丝毫不能掩盖口中吐露的句子所散发的让白起背脊发凉的气息。他扑腾着翅膀一头扎进李泽言的怀里,然后窝在衣襟处,不甘示弱地发出鸣叫。

“……幼稚。”

李泽言只想做扶额的表情,“好了你们别吓唬白起了。明天或许就能启程了,还是省点力气吧。”

他把白起从怀里捞出来,小心翼翼地将杂乱的毛梳理整齐,窗外的雪还是那样的大,但因为刚刚的混乱,李泽言感觉没有那么让人心悸了,可能是自己多想了吧。

他吹灭了灯,屋内一下子被黑暗吞噬了。



8.

事实证明李泽言的直觉确实很准,现在的他后悔昨天为何不推演一番再进入梦乡。

白起飞在他的前面,用精神波动制造出凶戾的鸣叫,这是他第一次听到白起发出猛禽一般的叫声。他看着眼前的小山雀,脆弱的身躯甚至一爪就能轻易的逝去,此时却丝毫不畏惧的挡在自己身前。

早先前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将还未踏入锐金之谷的三人一鸟吹散,起初李泽言认为最终大家都会在锐金之谷的深处碰面,也没有多么忧心。但随着光雾弥漫,他恍然间发现,这是有什么人为了让他们分开而做的手脚。凭借着灵魂印记找到了白起之后却遭遇到了金角巨龙和光明巨龙的车轮战。

在黑暗时代过后的后黑暗时代,现今除了常见的自然元素以及因为朗基努斯之枪破碎后带来的金元素和精灵神镜无系精灵王卡利卡亚陨落后遣散一切元素化而规整的无系元素,黑暗与光明两大元素极为少见,暗魔法师和光魔法师一下子销声匿迹,若不是还有暗夜巨龙和光明独角兽的存在,人们都以为黑暗与光明消失在世界上了。

但是暗夜巨龙和光明独角兽生而为创世神所赋予属性,代代传下来的属性不得消掩,光明巨龙却是在黑暗时代之后就全数消失的魔兽,光之女神靡下光魔法师的坐骑。现在李泽言肯定,他与白起被光明女神使下暗计企图一网打尽。

锐金之谷入口的通道狭窄仅容一人,所以李泽言把独角兽留在了入口。现下刚进入高级阶段的召唤师勉强解决了金角巨龙,却逃不过施展几次大召唤术之后的虚弱期。光明巨龙显然不打算亲手收拾他们,只是在他们与金角巨龙战斗的时候制造了许多麻烦,消耗更多的体力。

光明巨龙缓缓吐出一团光雾,光雾里袅袅婷婷的一个人影踏空而来,圣洁的让人忍不住献上此生所有的虔诚,温润的面容与大陆中心卡拉威尔城中央伫立千年的光之女神像别无二致,柔和的嗓音语气却冰冷甚过此时九寒天的风雪。

她看着白起,“让你这个小辈从手下逃走真是我的失误,可惜这次就没这么好运了。”目光继而越过他看向李泽言,“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苗子,或许就是下一个阿德里西格,不过,既然窥伺到了我的目的,那便是一个都不能活着的。”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只是一缕残魂,要不是凭借千百年来卡拉威尔神像阵法汲取的光明元素和黑暗时代为你献祭的光魔法师残存的力量,你早该和卡塔纳菲娅一样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了。”白起恶狠狠地说,风神继承人有特殊的传承,这段早在黑暗时期就被磨灭的历史,风神知道的一清二楚,“而且你似乎还夺取了寒冰之神继承人的能力?你企图复活?甚至控制大陆?”

“小家伙,你知道的太多了。”光明女神灿金色的眼睛杀气四溢,“本来想留点时间给你与你的主人度过着最后的时光,想来你是不需要了,一个毫无攻击力的成长期使者,不应该激怒我的。”

她抬手,一个绚烂的金色光球浮在手掌上方,李泽言在一旁积蓄着力量,想着自己是否能为白起挡下这一招,这个光球起码有八级的力量,还有光明女神悟出的审判法则,毋庸置疑,那些传说中的记载光明女神的攻击总是带着审判法则。

李泽言榨干体内最后一丝魔力,画出一个转移阵,猝不及防之下白起与他的位置一瞬间发生逆转,本来做好为主人赴死准备的白起一下子慌了手脚,他听到李泽言的声音,带着决绝与怀念。

“如果你能逃过这一劫,把我的头发削去一段,带到我的家里,然后把我埋葬在烈风之谷里,我说过,不会和你分开的,所以我不能言而无信。”他顿了顿,“另外,帮周棋洛召唤签约魔兽的事只能交给你了。”

李泽言转过头看了白起一眼,那是白起第一次看到那双烟灰色的眼里有留恋,更多的是温柔,他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一次,他的声音放的柔和,一下一下敲进白起的心里,他只觉得自己的心一阵酸软。

李泽言说。

“可惜我没能看到你化形,那一定是世间最美好的,连阿德里西格也要为之停留的美丽。”

光球袭来,审判的法则已经先一步到达李泽言的面前,李泽言想,明明死亡这么近了,他却为白起能有一线生机而庆幸,他十六年的这一辈子,欢喜是白起,眷念是白起,一切从前不曾有过的情绪都是白起,还是不要告诉他这段感情,爱上自己的本命兽,有点骇人听闻了。

“李泽言!!”



9.

李泽言是欧皇。

但是白起认为他其实是个非酋。



私设解释:

简单介绍一下黑暗时期之前的历史,是有神灵出现过的,也有神灵之间的战争,神灵都是由元素使者进阶而来的。黑暗时期发生的事情使得神灵消失,但不是真正的消失,而是隐世,所以召唤元素使者很困难,历史上召唤出元素使者的人寥寥无几,三千年前最后一次召唤出元素使者的是阿德里西格,而他召唤的元素使者就是现在的风神。

阿德里西格是窥伺到时间法则并且得以掌控时间的人,阿德里西格在黑暗时代就已经消失了,他创造了预言术,升级了本命召唤兽的灵魂契约,并且是个厉害的召唤师。

至于李总为什么能召唤出白白,这个算是转世的缘分吧:)


一不小心走了步大棋,下章女主出没。

评论(22)
热度(198)
2018-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