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舟

一腔孤勇和余生六十年都给你

你是渡口,我做你的归舟

© 归.舟

Powered by LOFTER

[言白]假如李泽言是个召唤师(上)

#ooc预警

#西幻设定,逻辑被我吃了!其中神明的名字借用一十四洲老师小说中的名字

#片段式灭文,文笔也被我吃了!

#这个系列有白白和李总两篇完全不同的文

#许墨和周棋洛出没,没有明确的cp倾向,有兄弟之间的照顾

#虽然本章还没能出现白白本尊,但是化身是有的!






1.

李泽言是个欧皇。

从出生到前一秒,一直都是。



2.

李泽言出生的时候,天降异象,四季景象如流云一般在几个小时之内飞速逝过。借由其中的时间法则,家族中的大召唤师成就圣级,让原本就已经羡煞旁人的家族再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而李家也一跃成为与魔法师周家,炼金师许家三足鼎立的大世家。

李泽言学会说话以后,家族中的圣召唤师亲自出关教导。

李泽言学会第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召唤阵法的时候,随着口诀的吟唱,从召唤阵中踏空而来的,是披着圣洁光环,脚踏祥云的独角兽,嗯,八级独角兽。

李泽言的师傅吓掉了为数不多的几颗牙齿,好在法术高强,不至于吃不了饭。而李泽言则成为召唤师同辈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因为在召唤术上绝顶的天赋,他不需要昂贵的炼材,更不需要所谓魔法师在召唤期间的保护,所以他孑然一身出去历练,在他为家族召唤出八级的暗夜巨龙之后。

那年,他十五岁。



3.

或许不是召唤师体系的不知道用最普通的召唤阵能召唤出八级独角兽是什么概念。

因为召唤师,这个行业,它就是,随机事件,俗称靠人品。

如果天神眷佑,用这样普通的召唤阵召唤出八级的独角兽也不是什么困难事。

但是如果你脸黑到惊天地泣鬼神的程度,哪怕你用最顶级的召唤阵,最顶级的炼材,甚至你能吟唱最顶级的召唤术,你召唤出来的,可能也只是个四五级的没有任何属性加成的只会卖萌没法上战场的金花松鼠。

不过正常来讲,这样被天神眷佑的人,占少数,被天神所抛弃的人,也占少数,而夹在中间的非酋比比皆是。
当然,在成为召唤师之前,还得有着最苛刻的条件,那便是天赋,精神力的天赋,而不是任何一种魔法元素上的天赋。

如果不是这两个限制条件,召唤师就不会是整个大陆上人数最少的职业了。

而李泽言,既有超高的精神力天赋,又有着聪明的脑袋,更可怕的是被天神所眷佑的气运。



4.

言归正传,我们少年老成的李泽言小朋友,在十五岁的时候,召唤出暗夜巨龙,完成了家族规定的出去历练前的测试。

暗夜巨龙有多么可怕呢,大概相当于八个同级的独角兽。毕竟暗夜巨龙上次被召唤出来的记录是一百五十年前,由一位大召唤师动用无数炼材,包括暗元素精灵的一小部分原力和深海鲛人终其一生留下的最后的泪珠化作的鲛珠。

而作为一个十五岁的,离大召唤师还有两个大境界的,中级召唤师,李泽言用的仅仅是中级召唤阵中最强的“始”阵,加了一丁点从家族族库中取的暗灵源,嗯,所以说,欧皇真的让人嫉妒。

但是本人原话想要召唤的是级别低一些的暗元素精灵,所以暗夜巨龙伏在他脚边想要讨好他的时候,他嫌弃且冰冷的蹦出四个字:“不过如此。”

呵呵,或许这就是欧皇吧。



5.

李泽言拿着他的行李,一个空间戒指,披上他帅气的黑色披风,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骑着他那只已经是九级的光系独角兽随风而去。

如果独角兽没有转过头去嘲笑被嫌弃地丢在家里的暗夜巨龙的话,那个场面还是有几分大召唤师的风范的。

暗夜巨龙仰天长啸,族人纷纷感叹巨龙威风十足,实际上只有李泽言和独角兽知道,它在嘤嘤嘤地哭着:主人不要丢下我qwq

现在李泽言更加确定没有带上它是正确的选择。



6.

李泽言长途跋涉千里,从大陆的北部来到大陆的南部,他在为自己召唤本命召唤兽做准备。
从空中往下看,纵横交错的街道贯穿城市的每一处。南部最大的城市狄利克雷,与风元素之神同名,传说中居住着风之使者的烈风之谷就在这片地方。

自古大陆便是北主政,南主商。即使李泽言小朋友出生于大世家,也没有见过如此繁华的景象。街道两旁的商铺,叫卖声和讨价还价此起彼伏。各种不属于魔法世界的商品更是琳琅满目,且做工精致,那是他没有接触过的,属于凡人的世界。

当然也有属于魔法的东西,可惜自小生长在召唤师世家的李泽言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他反而更加倾向于购买一些凡人的商品作为手信赠送给他的老师和族人。

他牵着独角兽走在路上,他看着商品的同时,别人也在看他。这是一个多么俊俏的少年,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冷峻又稍显稚气的脸庞,那双烟灰色的眼眸更是摄人心魄。

“许墨哥哥,那个是不是李家的召唤师啊!”金发蓝眸的可爱男生指着从楼下经过的召唤师,问身边伫立的男生。

那个叫许墨的男生点点头,微微眯了眯眼睛,嘴角扬起嘴角,温柔地告诉身边的人:“是啊,我猜,这应该是那位天才召唤师,李泽言。”



7.

李泽言没有在城里带上很久,现在他骑着独角兽飞行在山谷中。

山谷里源源不断的吹着剧烈的风,刮的人看不清前行的路。最令人烦恼的并不是这些风,而是随风飞舞的各类猛禽。好在没有级别特别高的魔兽出现,以独角兽的法术足以支撑他们往前行走。

这便是通往传说中烈风之谷的路,肆意穿梭的风让周围的地形发生变化,没有学会飞行的魔法师,没有召唤出会飞行魔兽的召唤师以及没有制作出飞行宝器的炼金师根本无法进入此间。

更别说进入传说中的烈风之谷,这里面成千上万的风系猛禽足以折腾的人再不敢踏足。

李泽言早就想好自己的本命召唤兽要是能化为人形的风之使者,所以他无畏生死也要前往烈风之谷。

毕竟比起独角兽,暗夜巨龙或者元素精灵,元素使者被召唤出的历史纪录已经是三千年前的事了,那是在黑暗时代前,黑暗时代过后,再也没有人召唤出元素使者,更别说签订灵魂共享的本命灵魂契约。

他并不打算侵犯风之使者居住的地方,只需要那里的一抔土,一支生长在烈风之谷深处的风灵木的枝桠,和一朵沐浴在烈风之下依旧傲然挺立的化灵花,当然要是使者们在换毛季,多加一根羽毛成功率会更高。

李泽言胡思乱想的时候,恍惚间听见魔法元素炸裂引发的剧烈声响,嗯,为什么空气中还间杂着催人欲吐的龙粪的味道。

看样子是什么人遭受到了比较大的麻烦,魔法波动告诉李泽言,这来自一位中级魔法师的法术。
本着在能力范围内让别人欠自己人情是件好事的原则,这种好事不去占便宜傻子才会错过。笑话,连暗夜巨龙都召唤得出来,李泽言可不是不自量力的家伙。

于是他循着声音和魔法波动的源头驱使独角兽前进。



8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金发蓝眸的少年,金属性的法术一个接一个的往一头约莫是八级至九级的金角巨龙身上砸去。而旁边比他更高些的紫眸青年也不闲着,炼材一个个漂浮在身边,心分二用,先是用无系法术吞噬来自巨龙的攻击,然后用以龙粪为主要炼材制作着爆炸药剂。

但是这些并没有给金角巨龙带来多么大的威胁,反而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两个如同蝼蚁的魔法师。
李泽言的眼皮跳了跳,好家伙,原来厉害的都被这两个人吸引了。

李泽言看他们也快坚持不住了,想来也战斗了有一会儿,便也不马虎,驱使着独角兽向他们身后过去。

别以为金角巨龙比独角兽级别还略低一些就以为他们就能借着独角兽安全离开,金角巨龙生长在烈风之谷中,又有天生的金角,是金和风双属性的超攻击性魔兽。

“你们俩后退!”李泽言让独角兽施展了一个光系防御禁咒,然后艰涩难懂的咒语流畅的从李泽言口中泻出,随着意念凭空画出一个比普通的召唤阵更大一些的大召唤阵,用魔力溶解了先前收集的猛禽类魔兽的羽毛,融进召唤阵中。

两个少年听到李泽言的声音,便也遵从他的指令往后退。

“阿迦萨斯。”随着咒语最后的终结话音落下,召唤阵中飞出成千上百的间杂着六级和七级的飞行类魔兽。

“天哪!居然是大召唤术!”金发少年忍不住惊呼,“而且居然都是级别这么高的魔兽!”

李泽言擦了擦汗,“大惊小怪,还不趁着现在赶紧离开!”

紫眸青年拉着金发少年,跟在李泽言的独角兽后面离开。

这么多的魔兽,想来金角巨龙也不会追上来了。

一行人一路飞到了安全的地方才降落。

紫眸少年魔力稍微高一些,恢复地更快,他走到李泽言面前,温柔地介绍自己和他的同伴。

“我是许墨,谢谢你帮了我们,李泽言,这位是周棋洛。”

周棋洛笑着眨了眨他漂亮的蓝眼睛。

李泽言也没想到他以为随便搭救的两个人是和他一样身份高贵的世家子弟,在同辈之中也鼎鼎大名的两个天才人物。

周家在金属性魔法上面的造诣是整个大陆最为可怕的,眼前这个比他还略小一些的少年就已经是中级魔法师。

而这个许墨,许家因为炼金术上的恐怖和创新而博得大陆世家之位,在魔法上倒没有什么造诣,他却能修得魔法中最为深奥难懂的无系法术,并且也能习得许家的炼金术,更是了不得。

李泽言摆摆手,准备就此离开。

“等等!”许墨出声喊住他,“听闻李家的公子要召唤本命兽,前来烈风之谷想必是为了传说中的风之使者来的。”他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根羽毛和一朵带着冷冽寒风气息的花。

“这是家族中前辈留下的风之使者的羽毛,随着传说中元素使者的销声匿迹,原本珍贵的羽毛也失去了价值,早前听说你被天神眷佑,方才的大召唤术更是让我叹服不已,这羽毛还是得给能发挥出作用的人比较有用。而这朵花便是化灵花,也一并赠与你吧。”

李泽言烟灰色的眼睛亮了亮,但却没有接过,“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他才不会傻的认为这是用来还人情的,化灵花已经足够珍贵能抵过刚才的人情,而风之使者的羽毛,是佣金,或者是别的什么。

李泽言不做没打算的生意。

许墨并没有意外,他弯了弯眼角,“其实也没有多大的困难,我希望我们能和你同行。还有一个,为他召唤契约兽。”

“我?”周棋洛指了指自己,他还没到能与魔兽签订契约的时候,一脸疑惑的看着许墨。

但是没有人理会他。

“成交。”李泽言接过羽毛和花,“不过召唤的炼材自备,并且,魔法师签约是不能越过先天开灵智的魔兽。”

“这当然没问题。”许墨很满意这个交易结果。

周棋洛:这难道就是所谓商人之间的算计吗,太可怕了我还是个宝宝。



9.

先天开灵智,就是,嗯,天生能口吐人言。

元素精灵严格意义上不属于精灵族,但是这也算是天神眷佑的物种,不但天生具有纯粹的元素,而且先天开灵智。

大多数魔兽都是九级之后才能通过精神共振达到与人交流。

连独角兽,暗夜巨龙这类高级魔兽都只能在越过八级之后通过精神契约进行交流。

所以,比元素精灵更少见且犀利的元素使者除却先天开灵智,更是能化为人形。

厉害吧,可怕吧,人类,这可是比ssr更让人叹为观止的东西。



10.

许家和周家都是在大陆的南部,一个在东边的塞壬岛,一个在西边的浮空镜。比起在北方戒律之城的李家来说,这两家的交流也更紧密。

所以李泽言说要回家的时候,许墨和周棋洛都决定要跟他一起去大陆北部游玩,顺便去趟锐金之谷,虽然不能与开灵智的魔兽签订契约,但是收集一些炼材,为召唤本命兽做准备也是不错的选择。

召唤风之使者的风灵木枝桠,和它们居住地的一抔土在家族的族库中就有,分量不多,最多只能召唤一次。

本来李泽言打算这次前往烈风之谷能多采集一些,但是据许墨所谓可靠消息,在烈风之谷深处有三只将近十级的烈风巨龙镇守着使者们的栖息地,开玩笑,它们一个吐息,人就灰飞烟灭了。
十级,那可是只存在于黑暗时代的可怕力量。

所以李泽言觉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再说自己从小就被天神眷佑,说不定真能一次性成功呢?这种改写历史的事情,十五岁的中二少年李泽言觉得可以有。



11.

在紧赶慢赶下,好不容易回到家的李泽言,带着两个(累赘)伙伴急匆匆的赶到老师面前。

老师对于李泽言手上拿着的风之使者的羽毛已经生不出半点感叹,大惊小怪,这位圣召唤师可是看着他的徒弟如何用在他这个境界而言普通的召唤阵召唤出那些几十年都见不到的魔兽的。

在老师的带领下,李泽言来到一个玄妙而复杂的召唤阵前面,跟随他来的许墨和周棋洛站在他老师的身边。这个召唤阵只对需要召唤本命兽的召唤师有感应作用,所以就大剌剌地摆放在光天化日之下。

族人都出来见证这个时刻,他们坚信着他们的公子能够改写历史。

当然,李泽言也坚信着自己。



12.

每个召唤师自小就要为自己召唤本命兽做好准备,天资聪慧的李泽言也是如此。

从先人召唤本命兽的咒语中总结经验,再增添自己的期盼与心愿,最后形成咒语。寥寥数语,其中的工程量却是无法想象的。所以也有召唤师是天生的数学家这种说法。虽然召唤师行业的非酋众多,但是能成为召唤师都是聪明的商人,召唤师也是非常赚钱的行业。

李泽言阖上漂亮的烟灰色眼眸,缓缓开口,融入他所有期盼的咒语在召唤阵的作用下渐渐变成有形的力量,炼材临空而起,缓缓汇入召唤阵中。

刺眼的白光告诉人们,这那怕不是元素使者,也是稀有的绝世物种。白光开始缓缓变色,如教堂里的彩绘玻璃那般绚烂多彩,灵门渐开,强力的风从门的那端涌来。

“阿迦萨斯。”

咒语念毕,他睁开眼,迎接他生命中,那个能与他共享灵魂的生物。



13.

但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个学名为银喉长尾山雀的小东西会从这样剧烈的天地变化中出现。

这个被李泽言称作小东西的团子头顶上有一颗纯粹而透彻的黑曜石,玻珠一般漂亮的眼睛是最最干净醇厚的蜜糖的颜色,最漂亮的琥珀都没有那样的光景。

这个小东西比独角兽看起来更有灵智,更为高贵,更……

没有攻击性……

李泽言是欧皇。

从出生到前一秒,一直都是。

但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是个非酋,非得惊天动地。


银喉长尾山雀真的超可爱qwq,点开我滴头像有图片嘿嘿嘿嘿



评论(23)
热度(292)
2018-01-16